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网站资讯>> 内蒙旅游 >> 详细页面

内蒙旅游

内蒙古旅游——观开鲁千年古榆

内蒙旅游 更新时间2016-5-23 10:45:28418人已关注
从通辽市开鲁县城往西20余公里,有一个大榆树镇。大榆树镇境内有一棵千年古榆远近闻名,1989年被列为内蒙古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此出现了占地14000平方米的古榆园,成为内蒙古旅游的一处特色景点。

开鲁地处科尔沁草原西部,川流不息的老哈河、西拉木伦河交汇后从境内流过,这是一片水草丰腴的沃野。千年古榆巍然屹立在沃野上。它高约八丈,径粗二丈有余,粗壮雄健,高大挺拔,枝繁叶茂。四条主枝干,分别指向东南、西北、西南、东北,好似一顶巨大的华盖,支撑在古榆园的东南角。盛夏时节,翠叶重重叠叠、密密匝匝,淹没了无数长枝短杈;远远望去,华盖忽忽悠悠、浩荡招摇,宛若一朵落地绿云。

一位书法家在古榆下写了《七绝・古榆颂》四首。其中一首是这样的:“千年大树老古榆,开鲁一珍塞外奇。墨客骚人书不尽,满身故事满身谜。”冲着这“满身故事满身谜”,且听导游员娓娓道来。

说是此地属辽代契丹族发祥之地,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出生之时,部落里争权夺势,祖父被谋杀,祖母用墨涂其面藏在突不吕帐中才使他躲过一劫。十二三岁的阿保机,离家二百里来到大榆树镇,充当马倌,榆钱儿是他充饥的美食。他曾发誓:“有朝一日得天下,定来祭拜。”二十多年后,他建立契丹国,始终不忘古榆,派遣特使前来祭祀,给古榆披挂了一树大红绸。

说是清代康熙年间,康熙大帝巡视奈曼、敖汉,沿西辽河而上,遥见古榆冠如华盖,满树榆钱,金光闪烁,紫气东来,于是直奔而来。当他来到古榆下小憩,感到口渴,急命侍卫觅水。忽然一阵旋风卷过,御马惊立咆哮,将树旁拴马的碣石连根拔起,一汪清泉喷涌而出。掬起饮嘬,泉水清冽甘甜,饥渴顿消。古榆百里之内一马平川,碣石何来?仔细审视,乃一天降陨石。圣祖皇帝龙颜大悦,赐名“圣水”。至今圣水井遗迹尚存,井水清可见底。当地民间流传,水为地泉所生,能祛瘟疫、除百病,方圆百里求圣水者络绎不绝,而井水始终不涸不绝,饮者莫不“水到病除”,皆称其为“神水”。

说是康熙爷解渴之后,绕树一周,十分赞赏古榆的神奇伟岸:“树大如此,其下必为地泉,地泉出圣水,名之不妄。”然又慨叹边野荒凉:“风水如此,若天赠一寺,岂不相映成趣!”

说是清末一年早春,云游僧吉星来到古榆北面,对乡亲讲道:“我奉祖师之命来此建庙,望众乡亲出力,今日破土动工,四月十八开光。”众人心里云山雾罩,直犯嘀咕:既无一砖,又无一石,如何开工?但见吉星和尚用铲杖画了一个方形,说一声“挖”,刨开土层,底下竟全是方方正正的石块,砌完庙基,一块不多,一块不少。此一举惊动了官绅百姓,捐赠者络绎而来,砖瓦有了,檩木有了,其他材料都有了,义工也有了。正殿、东西配殿拔地而起,天增寺在四月十八按期完工,一百零八声钟响,开光大典举行,八方香客慕名而来,善男信女膜拜而至,商贩艺人趋之若鹜……

说是古榆下的树洞里住着一位蛇仙。自打天增寺建成之后,四乡八里人们都只顾赶庙会、听高僧诵经讲课,把个蛇仙冷落一旁。一日深夜,蛇仙化成一素衣女子,端坐古榆下,将高僧吉星叫到跟前,威严地说:“我在树下居住八百年,前三百年苦苦修炼终成正果,后三百年修炼呼风唤雨祛病消灾,此后管人间事,吃人间供奉。你建起大庙,岂不坏了我的名头,夺了我的米粮?”说罢现出真身,尾绕树而头压庙脊,双眼射出之光,照得大殿如同白昼。吉星合掌说:“佛道一家,本不知上仙居此,不知者不为罪,明日当在树下别为上仙建庙。我受我的香火,你吃你的供奉。如何?”遂于当夜在古榆西南侧建起一座三尺见方小庙,自此相安无事。至今蛇仙洞和蛇仙庙依在。

说是公元1976年9月8日夜晚12点20分,突然轰隆隆一声巨响,古榆上朝向西南的一根大枝杈齐刷刷断了,断茬处渗出的树汁像泪水流淌着。第二天下午,广播里放起了哀乐,毛泽东主席于零点10分逝世了。

传说的故事太多太多,古榆的谜也层出不穷:有个木匠的儿子锯了古榆一根树枝,竟然得了破伤风死掉了;有个小孩子偷摘了一把榆钱儿,差一点痛掉了牙齿;一帮人要和另一帮人血拼,杀到古榆附近,河水陡涨,将两帮人分隔开来;土匪追杀八路,突然古榆下传出震耳欲聋的杀声,无数白盔白甲兵士倾巢而出……多少年来,谁都没有见过古榆生长任何一种虫子,也没有见过有任何一种鸟在古榆上落脚。其中的奥秘,连专家也难以解释清楚。

“古榆沧桑荫故土,天增瑞气寺生辉。”开鲁县于1985年兴建古榆园,近年又大兴土木,扩建古榆园、重修天增寺,把个古榆文化弘扬得闻名遐迩,实在是这个太平盛世的一件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