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网站资讯>> 出境旅游 >> 详细页面

出境旅游

出境旅游——墨尔本的艺术时光

出境旅游 更新时间2015-12-20 11:03:00615人已关注

  毫无矫饰的真实和年轻

  在墨尔本市中心,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日益增多,但是和穿行在城市之间的有轨电车最相称的还是要数教堂的尖塔。最引人注目的是位于斯旺斯顿街的圣保罗ST.PAUL’S,它和庄重的歌特式建筑、澳大利亚最大的天主教堂ST.ATRICKS 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石结构的THE SCOTS CHURCH苏格兰教堂被并称为墨尔本三大歌特式建筑。

  圣保罗大教堂和旁边同样庄重的弗林德斯老火车站组合在一起,称为墨尔本最有特色的景观。文艺复兴样式威风凛凛的弗林德斯火车站,是模仿圣保罗大教堂建造的,1854年,澳大利亚第一辆蒸汽火车就从这里开出。车站正面有许多显示开往各地的火车时刻的钟表,当所有的钟都显示12点时,澳大利亚历史上的大罢工就会开始。

 

  老墨尔本监狱位于拉赛尔街和富兰克林街的交会处,从1845年建成到1920年停止使用的这段时间里,它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监狱。我们是在下午时分进入老墨尔本监狱的,没有想象中恐怖阴森的气氛。可能是因为那段历史年代久远,也可能是巨大屋顶透下的阳光和监狱四壁的暖黄色灯光,让我感受到这座古老建筑的肃穆堂皇。只有触摸了墙上、楼梯上的斑驳印迹,目睹了古代曾经使用过的各种拷问、行刑用具以及古代犯人的各种形态的仿真雕塑,才恍然意识到这里曾经是处罚罪犯的牢房。 

  据说在澳大利亚版的《比利小子》中,MICK JAGGAR所出演的内德・凯利也是在这里被处死的。在那里还可以看到他自己制造的头盔和铠甲,以及行刑后别人模仿制造的死亡面具。

 

  墨尔本的历史是与淘金史息息相关的。因为黄金的发现,大量海外移民涌入,而人口的剧增造成了社会治安的紊乱,以至于当时的墨尔本监狱难以容纳与日俱增的罪犯。由此,当时的墨尔本政府决定兴建一所新的监狱,其规模之宏大,成为当时墨尔本地平线上最庞大的建筑物。而建筑风格则仿照当时英国伦敦的PENTONVILLE模范监狱,是当时最先进的监狱之一。

  这里还有夜间游览,身着当年狱警服装的导游手持蜡烛,带领游客穿过幽深的长廊,以低沉夸张的声调激动地阐述当年行刑的恐怖,告诉你至今哪个房间还会传来哀号之声??

  如今,历史远去了,拥有近160年历史的老墨尔本监狱被作为年轻澳大利亚国家的文物成为永恒。

  驱车前往HEPBURN SPRINGS 温泉小镇的路上,一座绿色山丘上的尖顶修道院以它明显的地中海风格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走近才知,这个曾经的修道院现在已经被女主人TINA改成了澳大利亚鼎鼎有名的画廊。而历史上它曾经是墨尔本淘金热时期的修道院和寄宿学校。具有拱形窗户和地中海式风格建筑CONVENT GALLERY修道院画廊被如画的树木花丛簇拥着,静谧而又浪漫。而内部修道院时代的彩色玻璃、宗教壁画与当代风格的油画、雕塑巧妙地错落、搭配,加上若有若无曼妙灵性的音乐更给参观者一种不同寻常的感官体验。来这里的不仅仅是为买画,享受咖啡时光和举行婚礼的人也为数不少。

 

  上个世纪80年代,时任维多利亚州艺术顾问的TINA买下了这座荒废的修道院,在她购买修道院时的计划书中写道“我做的画廊将给人们舒服的感受,大部分画廊给人的感觉不太友好,我要做一个完全不同的、充满轻松气氛的画廊,让来此的人们受益。”她的梦想终于打动了人们。

  据说,墨尔本颓废的人群往往都从布伦瑞克(BRUNSWICK)大街出发去别的地方。傍晚时分,这类墨尔本人又胳膊夹着酒瓶从城市其他地方游逛到BRUNSWICK,寻找新开张的自带酒餐馆。

被称作墨尔本最HIP最COOL的BRUNSWICK街,到处都是有地方乐队和喜剧晚会的酒吧,新潮服装店,过时时装小店,色情和同性恋书籍书店以及20世纪50和60年代盛行的那种艺术咖啡馆,阿富汗、泰国、南美、希腊风味的餐馆。无论哪一家店,从外观到室内都采用了怪异新潮的装饰。街道上行人的打扮也是墨尔本式罕见的怪异的时髦。

  事实上,BRUNSWICK是一个旧区,这里没有新落成的摩登大厦,到处充满了空置的低矮房子和随性的涂鸦,正是BRUNSWICK这种骨子里的反叛个性和廉价的租金,使得它与年轻人之趣味一拍即合,也吸引了大批年轻的艺术家。于是,艺术家画廊,广告、杂志、音乐公司的工作室纷纷搬来这里,使得这个颓废街区增添了当代艺术的个性。如果你想感受一下墨尔本的年轻文化、街道文化和反传统文化的力量,一定要到不伦瑞克街。这里正是墨尔本年轻人文化的发源地。至今仍能感受到它的被旁边的卡尔顿遗弃的放荡不羁和低俗的气氛。而我之所以钟爱这里,仅仅是因为它毫无矫饰的真实和年轻。

 

  它很独特,不像我以前看到的任何东西

  从墨尔本联邦广场的澳大利亚移动影像中心听到了排练的音乐,好奇的我们悄悄潜入地下的一个大排练厅。就这样,我们与墨尔本时装文化不期而遇,成为此次的一个巨大收获。媒体对于墨尔本秋冬时装周的评价是这样的“它很独特,不像我以前看到的任何东西”“它看起来有点危险的感觉,但我们希望的正是这样。”它是“澳洲风格的代言”。 

  当晚,首场演出在这里轰轰烈烈拉开帷幕时。我又在靠近联邦广场的街头帐篷里,目睹了一场时装PARTY。在这里,时尚与你没有距离。轰隆隆的音乐声中,我被门口的工作人员拉入PARTY,各种任性、时尚装扮的俊男靓女摆出性感或优雅的POSE被我摄入镜头。那种拍摄感觉实在美妙。直至深夜,街上仍有匆匆赶往不知何方酒吧或PARTY装扮打眼的年轻人,教堂门前的草地上人们在歌唱,让我感觉这些都是不经意间上演的节目。

 

  有些城市往往让游客得到直观的印象或者感受到城市的活力,但墨尔本不属于这类宏伟壮观而且自信的城市。常有人避开乱哄哄的地方,到墨尔本来过宁静的生活。随着欧洲和亚洲移民大量涌入,墨尔本已经成为各种文化的熔炉。老式有轨电车仍沿街咯拉咯拉地行使。街道宽敞,来往车辆并不繁忙,很像座庞大的乡村城镇。

  墨尔本恬静地坐落在亚拉河两岸。这个荣获建筑一等奖的城市不仅保有19世纪典雅的建筑,而且还建有宏伟的现代建筑。19世纪50年代淘金潮使得墨尔本到1880年的人口达到25万人,入夜后城市被1000多盏气灯照得一片通明。之后,墨尔本又目睹了澳大利亚前所未有的建筑繁荣期。这段时间史称“墨尔本奇迹”,以1880年的世博会为标志。

 

  惊叹设计师的想象力

  联邦广场位于墨尔本的中心地带。其主体结构由11座建筑物和一些开放区域组成,大部分区域功能都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文化休闲需要,包括维多利亚国家艺术馆新馆、澳大利亚移动影像中心,墨尔本竞赛博物馆,游客中心,以及15家饭店、咖啡馆、酒吧、商店和一个多功能区。联邦广场最吸引人的是它奇特的几何形建筑。让人惊叹设计师的想象力。 

  尤其在夜晚璀璨灯光的透射中,这些似玻璃盒子一样的建筑更给人一种梦幻而易碎的太空感觉。被这些建筑包围着的一大片开放砂岩空地上耸立的巨大屏幕则随时将经过广场的人们摄入,这里不仅可以作为各种表演的舞台,许多影视作品也常常将此地作为故事背景。自开放以来,它所接待的人数远远超过预计,成为澳大利亚第一旅游胜地。据说最多可容纳15000人,墨尔本每年的各种节日、庆祝活动都要在此举行。

  从市区渡过亚拉河往南的郊区称为“南墨尔本”,这里是墨尔本很有特色的艺术和有许多“花园”的地区。其中心是南部河岸,另外还有墨尔本的艺术殿堂维多利亚艺术中心。入夜后,远远地就可以看见艺术中心激光照明的115米直径的白色金属网罩。初次见它,觉得有点像白色的芭蕾舞裙或小型的艾菲尔铁塔。据说,它是由著名的罗依・格郎设计。白塔的灵感是模仿芭蕾舞演员轻扬的裙子而来。它由1973年开始建造,耗时11年之久。据说,当时之所以要设计一座尖塔,是为了给艺术中心这座复杂的建筑一个明显的特征和路标。这个目的实现了,而且实现得远远超过当时的想象。如今,“芭蕾舞裙”不仅成为维多利亚艺术中心的醒目标志,而且已经成为墨尔本这座城市以及整个澳大利亚艺术的标志。


  艺术中心由墨尔本音乐厅、三新剧院以及维多利亚美术馆组成。这三个建筑物都是设计在地下。考虑到要和周围许多庭院的风景相协调,除了115米的铁塔以外,其他建筑物都很低。

  墨尔本音乐厅位于“芭蕾舞裙”底座的正右方,规模庞大。音乐厅的内部装饰统一使用代表澳大利亚的砂土黄色和淡紫灰的色调。我们进入的时候恰巧有完整的管弦乐队在做公益演出,2677个观众席被静静聆听的残疾人士占满了。优雅的管弦乐声让人蓦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洋溢在四周。

  位于大厅一端的表演艺术博物馆正在举办著名政治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的展览。他的作品曾经影响了中国80年代中期整整一代的艺术家。直至现在,仍能从一些在海外艺术市场饱受好评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里看到他的影子。慕名而来的旅游团队络绎不绝充满整个展览厅。这样的展览对于我们这样的匆匆来访者是个不期而遇的惊喜。

  位于“芭蕾舞裙”正下方的三新剧院,主要举行歌剧、芭蕾舞、音乐剧表演;这里可以看到关于土著民族的艺术品展览。另外一个小规模剧场叫做“演播室”,是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