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网站资讯>> 内蒙旅游 >> 详细页面

内蒙旅游

-58℃冷极根河的神秘驯鹿部落

内蒙旅游 更新时间2015-12-22 19:34:00404人已关注

-58℃冷极根河的驯鹿属于北极圈生物,它们长得十分奇特——马头、鹿角、驴身、牛蹄。在我国北疆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中,生活着一个神秘的部落——敖鲁古雅鄂驯鹿温克猎民,他们是历史上有名的“使鹿部落”,长年居住在林海雪原深处,是我国迄今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有“中国最后一个狩猎部落”之美誉。

如今,在内蒙古根河市不仅拥有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还在大兴安岭深处仍保留着7个原生态猎民点,饲养着近1200头驯鹿。

原始部落“焕发新生”,据历史学家考证,鄂温克民族有索伦、通古斯和雅库特三个分支。其中,雅库特人就是敖鲁古雅鄂温克。几百年来,敖鲁古雅鄂温克猎民以独具魅力的民族特点,吸引了众多的历史学家、民族学者和旅游探险家前来考察观光。

三百多年前,使鹿部祖先从勒拿河流域迁到大兴安岭,那时,他们就是一个大部落,共45户,七百多人,大兴安岭交通闭塞,使鹿部与外界接触非常少,每年从山上下来几次,与住奇乾和额尔古纳河对岸的俄国乌启罗夫的商人做买卖。用猎物换取生活用品,过着原始社会末期生活。

大兴安岭山高林密,气候严寒。游猎全凭借着驯鹿,使鹿部是中国唯一驱使驯鹿的民族。天上飞的、山中跑的、水里游的成为使鹿部的衣食之源,为了适应游猎生活的需要,使鹿部创造了简单、方便的住宅——“撮罗子”。冬天打灰鼠时,两三天就搬一次家。搬家时,掀起“撮罗子”上的兽皮,驯鹿驮上就走。落后的生产工具维持着使鹿部简单的自给自足的再生产。天灾、人祸、疾病、战乱使得使鹿部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新中国成立时,使鹿部鄂温克族仅剩136人。

新中国成立后,使鹿部也从旧社会的压迫和奴役下解放出来,结束了漂泊游猎的悲惨生活。1965年9月23日,国家为使鹿部盖起一座座宽敞明亮的“木刻楞”房屋,35户猎民全部在内蒙古根河市敖鲁古雅猎民新村定居,使鹿部一步跨越了历史上漫长的几个世纪。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根河市在2003年8月,把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迁至根河市区附近,在接近林草结合部地带,划定1767平方公里山林地带为该乡新的行政区划面积,便于多种经营的发展。

到狩猎部落“约会”驯鹿

从海拉尔一路驱车北上,越过呼伦贝尔辽阔的大草原,沿着蜿蜒曲转的根河,进入茂密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一个古老的部落敖鲁古雅鄂温克族就在这群山中生活、繁衍。

位于根河市区西部4公里处,就是素有“驯鹿之乡”和“最后的狩猎部落”之美誉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该乡目前已发展成为中国独树一帜的少数民族旅游景区,景区占地500公顷,以原生态的狩猎文化、驯鹿文化、萨满文化为主线,展示了敖鲁古雅民族服饰、婚礼、手工艺品、民歌、神树、岩画、图腾柱、萨满舞等非物质文化中的精华。

如今的鄂温克人仅剩二百多人,饲养驯鹿已经代替狩猎成为他们主要的生活方式。在政府的号召下,大部分都开始定居在敖鲁古雅族乡。但因为驯鹿无法圈养,所以在大兴安岭密林中,还散布着7个驯鹿猎民点,放牧着1200头驯鹿。

游人来到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至今仍然可以看到在大山中与食野生菌类、饮林间甘泉的驯鹿为伴,过着半定居半游猎生活的鄂温克人。

游客来到景区内不仅可以到鄂温克猎民家庭,接受古老的传统礼节——迎接礼和祝福的神水,还能走进丛林中探寻驯鹿群,与驯鹿亲密接触,并了解猎民原始的饲养驯鹿的方法,采集野果、野生草药。此外,还可以亲自参与并品尝烤鹿肉串、制酸列巴,更新鲜的是可以与鄂温克猎民学习制作手工艺品。

驴友出行小贴士

自驾游根河还需多做准备

在自驾去往根河市的途中,一是要注意路边经常会遇有牛、马、羊等牲畜吃草,遇到时要适当减速,遇有牲畜横过马路时要避让,牛横过马路往往很慢,车要从牛的后面走(走后不走前),千万不要迎着牛头走。

二是大兴安岭地区夏秋之际早晚温差较大,一定要带上防寒的外套。

三是草原和林区在夏季有一种被当地人称为“小咬”的蚊虫,遇人时往往向身体里面钻,被咬后虽无毒,但很痒,所以最好穿上薄的长袖上衣和长裤防止被叮咬。

四是在林区售卖木耳、蘑菇等林产品的很多,购买时要找可靠的当地人帮助鉴别,防止购买劣质产品。此外,按照林区人的规矩,在森林中遇到被砍伐的树木留下的树墩是不可以坐的,这里有很多传说和故事。